小秋和莫玄泽两人重新上了楼,来到黎玄雪的房门前轻轻敲了敲。

    “玄雪,你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屋子里安安静静,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小秋又敲了几下,与莫玄泽对视了一眼,两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,不会出事了吧?

    小秋立刻一把推开了门,“黎玄……雪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,一直没有回应她的黎玄雪,就站在离门不远的地方,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在啊,那怎么不说话?我还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小秋松了口气,然而一句话还没说完,又倏地愣住,好像……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她倏地噔噔噔往后连退三步,怪不得她觉得别扭呢,黎玄雪在跟她笑!

    黎玄雪不是没有跟她笑过,但都是冷笑,嘲笑,充满了蔑视的笑,而此刻黎玄雪脸上的笑容,却是令人如沐春风,热情满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见鬼了!

    “二哥……”

    小秋一身冷汗,这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正要下去呢,你们怎么上来了?走,咱们去吃东西吧,我都饿了。”

    黎玄雪语气特别亲昵,眼瞅着就要过来挽住小秋的胳膊,小秋僵得厉害,莫玄泽不着痕迹地隔开她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,都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黎玄雪笑容可掬,“是吗?那我不能让人等着,我这就下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动作轻盈地与小秋擦身而过,身姿翩翩如蝴蝶般往楼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,我手心里都是汗。”

    小秋摊开手心给莫玄泽看,果然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莫玄泽用帕子给她擦干,又去了屋里绕了一圈,然后拉住小秋的手,“走,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去了楼下,小秋收获了两名僵硬得如出一辙的兄长。

    叶明朗和江玄北的脸色十分精彩,震惊中透着讶异,讶异里带着惊惧,惊惧中又夹杂着莫名其妙,总之很精彩就是了。

    黎玄雪坐在叶明朗的身边,笑盈盈地靠着他,“大哥昨夜睡得可好?大哥喜欢吃什么?我给大哥盛碗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可是还生我的气?玄雪年纪小不懂事,大哥就原谅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用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叶明朗的抗拒表现得很明显了,若在往常,黎玄雪早将粥碗给砸了,而此刻的她,却依然笑盈盈的,一点儿都不恼。

    江玄北看到了莫玄泽和小秋,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,“二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玄雪妹妹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是水。”

    莫玄泽淡淡地说,“我检查了她屋里的东西,别的什么都没动,只桌上水壶里的水少了一些,应该是她喝过了。”

    小秋瞬间就想起自己昨晚也打算喝来着,一时间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“几位客官,昨个儿可都休息好了?”

    客来居的小二又笑容满面地过来招呼,他看见了同样笑眯眯的黎玄雪,眼睛似乎更加眯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是不错呢,这位姑娘瞧着心情极好,看起来很喜欢云龙镇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很喜欢云龙镇,这里是我见过的,最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黎玄雪毫不犹豫地附和小二的话,小二眯着眼睛,“其余几位客官,往后定然也会同样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想走,被叶明朗一把抓住胳膊,“她会一直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客官说的,是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妹妹,我也觉得云龙镇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