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墙下,战斗与厮杀仍旧在继续。

    石天与“折扇”,牛头人之间,展开最直接,也最惨烈的肉身之间的搏杀,几乎是以伤势换伤势,以生机换生机。

    但在石天这边,因为他之前已经身受重伤的原因,所以这样的厮杀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得利的事情,随着身上伤口又一处处增多,五脏六腑的动荡带来的血气茂盛,石天心中清楚,自己如果不能在接下来的十个回合内斩杀对方,倒下的就会是自己,他会被这两头阴尸生生打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一次肉身相撞,拳脚对拳脚,双方的凶器都插进对方的躯体。

    “折扇”手中的折扇在石天的手臂上扇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来,牛头人则用手中的金叉在石天腿上开出几处冒着血水的空洞。

    至于石天,则拳脚分别印在两头阴尸的胸口与小腹,使两头阴尸也一声闷哼之后,齐齐退却。

    “呼~!“后退一步后站住,石天随即起轻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顾身上几乎布满的伤口与空洞,石天微微眯起眼睛,在感受口腔中血气的同时,念头在石海中翻滚,他试图找出面前两头阴尸身上可能有的破绽。

    片刻后,石天心中微动,想到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折扇”在体魄上的强悍程度,比牛头人要弱不少,所以,两头在与他搏杀的时候,一直是牛头人充当肉盾,“折扇”主攻,两头阴尸配合起来,才使得他没法在厮杀中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可是,眼下这个几乎无解的局也可以换一个角度去想,比如,自己如果选择逃跑,这两头阴尸必然会追逐自己,不让自己逃回汉云之乡,但是两头阴尸之间的速度有差异,必然没法儿时时在一起,那么,自己是不是可以用这个时间差,去逐个击破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天便缓缓抬起头来,看向两头阴尸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他抬起头来的当口,。

    他却突然愣住,因为两头阴尸脸上愕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石天心中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太久,因为片刻后,他便感受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出现在自己身后,不用回头,石天便知道那股气息正在逼近自己。

    “回去!”

    在知道对方一定不会听从自己命令的情况下,石天还是张开嘴,发出一声轻喝。

    好在,果不其然,傅锦没有听他的话,直接站在他的身旁,也消灭了他在这场厮杀中,最后一丝获胜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呼~!”

    片刻后,一阵轻柔的风声落在他耳边,伴随一阵冰凉的香味儿,是傅锦独有的体香。

    随后,傅锦才开口,冷声道:“我回不回去关你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能不能讲点道理,你知道你现在过来意味着什么吗?

    意味着咱俩可能都要交代再不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石天伸出舌头,舔舐了一下嘴角后,带着一脸无奈的笑意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来你活不下去,不是吗?

    你也不用多想,我只是想看你是怎么死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傅锦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已经想好怎么解决这两头畜生了,其实是你打乱了我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石天摊手,脸上从始至终就没有感动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觉得很火大,很郁闷。

    更郁闷的是,石天心中清楚,自己没法儿对傅锦的到来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我做错了是吗?”

    傅锦看向他,面色愈发冰冷。

    “倒不是做错了,只是……不对。”

    石天摊摊手,脸上的神情愈发无奈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把我当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